首页  信息公开   政策法规   机构编制管理   监督检查   事业单位监督管理   机关建设   学习交流 
·关于做好2017年度事业单位法人年度报告公示工作的通知·关于对历下区人民医院法人治理结构运行情况进行检查评估的通知·关于发布《济南市历下区事业单位业务范围清单(试点单位)》的公告
当前位置: 首页信息公开
美国两党死掐可能引发债务危机
日期:2013-10-09   浏览量:

  美国联邦政府部分关门的同时,另一场更具灾难性的危机阴云滚滚而来,这就是债务上限危机。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将于1017日达到16.7万亿美元的法定上限。如果美国国会不及时提高债务上限,联邦政府将面临无钱支付账单的窘境,意味着美国政府可能有史以来首次违约。美国著名投资家巴菲特说,如果美债违约,其危害不亚于扔下一枚经济“核弹”。 

  美国总统奥巴马107日巡视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时表示,他不会在共和党人的威胁下,就结束美国政府的“关闭”或提高债务上限举行谈判。他愿意就广泛的财政和预算议题与共和党人谈判,但国会首先必须通过一项纯粹的、不捆绑任何条件的拨款议案,以让政府重新开门。白宫发言人卡尼7日表示,白宫对此前参议院民主党人草拟的债务上限措施新法案表示支持,这一新方案拟将美国政府举债授权期限延长一年。与此同时,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共和党议员博纳反驳说,冒着经济灾难风险拒绝谈判的是奥巴马,而非共和党人。

  两场危机交织一处

  美国联邦政府部分关门和潜在债务违约这两场危机交织,令人不安。联邦政府部分关门已使约71万—77万名雇员被迫休假,另外130万名继续上班的所谓“核心雇员”,其薪水也将被拖欠,政府诸多职能陷入停顿。美国商务部长潘妮·普利茨克6日警告说,联邦政府停摆“对企业不利,对经济也不利”。美国商务部停摆的后果之一是无法收集关键性的经济数据。美国联邦政府管辖下的400多处国家公园和博物馆无限期关闭,无疑对美国国内旅游业产生极大冲击。与美国政府存在业务往来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联合技术公司等美国军工企业也有数以千计的员工被迫休假。因没有政府检查官验收产品,生产“黑鹰”直升机的联合技术公司的一些生产线被迫停止运作。

  美国债务违约的危害更大。6日,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警告说,如果国会不能在10天之内投票提高债务上限,后果将“非常危险”。他说:“我们正处于危险的边缘,可能无钱支付所有的账单。国会如果不采取行动,就意味着他们首次将我们置于政府违约的境地。”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美国政府违约,其冲击波将远甚于5年前华尔街投行雷曼兄弟公司倒闭所引发的金融海啸。美国国债违约,将可能重创全球股市,破坏以美国国债为担保的借贷机制,推升借款利率,重挫美元,导致美国和世界经济陷入衰退,甚至可能演变为大萧条。国际评级机构穆迪认为,美国国债违约是小概率事件。然而,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美国的预算僵局仍看不到达成任何解决方案的希望,市场的紧张情绪也在一天天累积。

  民众厌倦两党恶斗

  由于美国联邦政府部分关闭,奥巴马决定取消原定的东南亚之行。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东南亚问题专家恩内斯特·博尔认为,奥巴马决定取消亚洲之行,将产生重大的地缘政治影响。

  越来越多的事实和数据表明,美国民众对两党恶斗深感厌倦。有民调显示,大部分民众十分不满国会的作为,仅10%的受访民众对国会工作表示认可,创历史新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民意研究机构7日发布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对于近期美联邦政府因财政问题被迫关闭,63%的受访者对共和党的处理态度表示愤怒,有57%的民众认为民主党也应为此负责,同时有53%的民众对奥巴马的做法表示愤怒。调查还显示,49%的民众认为美联邦政府的关闭将引发美国国内更大的危机。

  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居民保罗是一名退休联邦雇员。他告诉本报记者,共和党被少数“茶党”绑架。实际上,众议院已有足够的票数通过不附带医改条款的预算案,只不过议长博纳不愿让这样的议案进入表决程序。保罗对近年来的美国党派纷争相当反感。他说,美国已经无异于一个“香蕉共和国”。“我们用‘香蕉共和国’来指那些经济单一、政治体制不成熟、不稳定的中美洲国家。现在,美国也越来越像‘香蕉共和国’了。”《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认为,正在持续的僵局使美国民主制度处于危险之中。

  在美国国会大厦前的草坪上,来自德国法兰克福的游客汉斯和女友向本报记者抱怨,美政府关门对他们的旅游行程造成很大不便。“原本我们计划在华盛顿玩3天,准备去著名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和航空航天博物馆参观,但现在看来这些计划都泡汤了。”他遗憾地说,大老远跑来,没有料到美国联邦政府关门的事情真会发生!“我相信这种事情在德国就不太可能发生,无论如何,政客们都应当尽可能解决问题,而不应视民众利益为儿戏。”

  本报记者遇到一位在国会大厦前久久驻足的女士。谈及政府关门,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本地理疗师告诉记者:“人们心里有些害怕,有人自焚、有人抗议,我们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她认为两党政治斗争加剧与政客心中的种族意识有很大关系。“美国结束奴隶制度也仅仅是100多年前的事情,奥巴马这位黑人总统的政治生涯显得并不顺畅。”她说:“我年过六旬,以我的观察,国会就像电脑,现在需要重启,才可能出现转机。”

  美国进步中心经济学家亚当·赫什对本报记者表示,由于目前国会两党互不相让,此番政府关门危机恐怕短期内僵局难破。对于经济正处于复苏进程中的美国而言,因政府关门而付出的代价正在逐步显现。政府雇员停薪休假就意味着大批“失业人群”出现,这对当前美国国内突出的失业问题无疑是雪上加霜。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本杰明·威特斯指出,眼下政府关门的闹剧其实是置美国国土安全和民众实际利益于不顾,国会两党应当尽快就解决问题的核心,即财政政策问题进行讨论,而非无谓地相互指责和对抗。

  政治极化导致对立

  美国政府关门绝非偶然,它是美国长期以来政治极化的结果。《华盛顿邮报》认为,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意识形态上的重合度越来越小,政治僵局不可避免。美国政治家、政治策略师和学者们认为,目前美国政治极化的程度是100多年来最严重的,这是美国“政治瘫痪”的根源。一些人可能将目前的政府关门怪罪于华盛顿政客的不良行为,但实际上,华盛顿发生的政治冲突反映出美国选民在政治立场和价值取向上的对立。美国的政治版图越来越红蓝分明:红色代表共和党人控制的选区,而蓝色代表亲民主党的选区。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全美划分的国会选区中,有146个是深蓝,190个是深红。处于中间地带的竞争性选区只有99个。美国选民越来越陷入党派对立,华盛顿的政治僵局变得不可避免。

  美利坚大学公共事务学院院长芭芭拉·罗姆泽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美国国会通过立法,决定政府收多少税、能花多少钱、在哪些地方花钱,但法案要由总统签署才能生效,因此,他们需要彼此合作。目前的问题是,总统和国会根本无法达成一致。她坦言对两党达成预算协议“完全没有信心”,美国财政还会有“疯狂的混乱”。罗姆泽克说,两党议员没有达成妥协的动力,他们认为,不妥协更符合各自的利益,因为这届国会的不少议员来自所谓的“安全选区”,即他们所在选区的绝大多数选民要么是保守派,要么是自由派。因而,两党议员在预算斗争中不妥协,是有选民支持为基础的,他们不担心因为斗争而失去议员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