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息公开   政策法规   机构编制管理   监督检查   事业单位监督管理   机关建设   学习交流 
·关于做好2017年度事业单位法人年度报告公示工作的通知·关于对历下区人民医院法人治理结构运行情况进行检查评估的通知·关于发布《济南市历下区事业单位业务范围清单(试点单位)》的公告
当前位置: 首页信息公开
上海行政审批改革一线:“壮士断腕”般的“自我革命”
日期:2013-10-10   浏览量:

  新华网上海109日电(记者 董素玉 叶锋)

  继《中国梦·地球绿飘带》《中国梦·聚焦棚改》之后,我社自9日起推出第三个大型集成报道《改革进行时·聚焦政府职能转变》。

  转变政府职能是行政体制改革的核心。这一集成报道将采取文字、图片、音视频和新媒体等多种形式,围绕行政审批、行政收费改革,提高行政效能,政务信息公开,服务型政府建设等方面进行全方位、多角度、体验式的报道。

  原来企业到政府部门办事常常感叹要“跑断腿”,现在到政府服务大厅办事则多是“一口办理”;原来被形容为“脸难看”的一些政府基层部门,现在积极转变角色,甘当企业的“保姆”……

  记者日前在上海采访发现,在历次机构改革、简政放权基础上,新一轮行政审批改革、政府职能转变工作正紧锣密鼓进行。这场“壮士断腕”般的“自我革命”,正向纵深推进。

  过程之变:“一天敲下15个章”

  今年4月初拿到地块,8月就获准开工;政府部门的审批时限,比以往缩短了三分之二——上海保立佳化工有限公司在办理奉贤区新设立的项目时,真切体验到了上海行政审批改革的再次提速。

  10月,在上海化工区奉贤园区,保立佳公司30万吨水性丙烯酸乳液项目工地一片忙碌。公司基建部经理邢文强说,前期的审批大大节省了时间,现在公司只管抓紧时间施工,争取明年3月试生产。

  国药集团在上海奉贤基地的项目,总投资40亿元。项目负责人说:“放在以前,这样的项目审批时间起码要一年半,现在已缩短到了240天。最多的一天,我们敲了15个章,审批工作体现了效率在不断提高。”

  以往,企业“跑审批”就是一趟漫长的“敲章之旅”,几乎要“跑断腿”“说破嘴”。据统计,以前上海产业项目从企业设立到竣工备案,平均审批期限为571天。近年来,上海在行政审批领域的改革,直接向这一“老大难”问题“开刀”。

  保立佳和国药感受到的高效率,同奉贤区政府近年来推行的“两个集中”密切相关:第一,对全区29家具有行政审批权的单位进行归并审批,设立行政许可科,审批事项和权限全部集中到行政许可科;第二,各部门行政许可科整建制地集中到相关服务大厅。

  记者在奉贤区投资管理服务中心产业项目建设服务大厅看到,这里设立了30余个清一色的为企业办事的窗口,每个窗口后面是醒目挂牌的各个部门的行政许可科。企业递交材料后,就进入审批程序。奉贤区投资管理服务中心汤剧华介绍,对于一些重点项目,投资管理服务中心还提前介入,召集各部门为企业开现场办公会进行“模拟审批”,便于下一步尽快对接。2012年,这样的办公会就开了60多次。

  上海近年来提出“建成全国行政效率最高、行政透明度最高、行政收费最少的行政区之一”的目标,目前,区县层面建有20个集中办理各类行政审批事项的“一门式”服务机构。上海市审改办副主任、监察局局长顾国林说,规范行政审批要有科学方法,处理好“多与少”,“快与慢”的问题。

  角色之变:政府编织服务网

  “都要我们自己跑?有些部门的门都找不到。”谈起“跑审批”,上海鹰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洪英杰曾一度“望而生畏”。以往,一些产业项目落地一拖再拖,其中有政府行政审批环节过多、告知不清等原因,也有企业不熟悉相关流程、自身条件不符合要求等问题。

  在推进行政审批改革中,政府用实际行动打消企业顾虑。鹰峰电子所在的松江工业园区石湖荡分区成立了服务企业的石湖荡经济发展有限公司,由专门工作人员为企业跑腿办事。

  经过梳理和精简,松江把所有的产业项目审批环节归并为土地取得、设计方案、设计文件和竣工备案等几个环节。石湖荡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彭臣慧说:“在土地、工程等部门,我们都有专人负责,帮企业办好土地权属手续后,就移交到另外一个人办理规划工程手续。对设计方案,我们也事先进行初审、把关,避免企业后期‘返工’。”

  鹰峰电子去年3月拿到土地指标,随后办理土地招拍挂、方案审批、施工图审查、规划完善等手续,去年127日拿到施工许可,整个审批手续仅用152天。这期间,都有政府部门派人提供全程服务。预计新项目今年12月投产。

  “我们把为企业跑审批当成为自己家里办事!”松江新城生态商务开发建设有限公司项目部部长陈伟国说。记者手上拿到一张项目推进表格,上面一一列明了松江今年拟开工工业项目、每个项目实施进度、每个环节负责落实部门。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上海区县层面共建有20个集中办理各类行政事项的一门式服务机构,每个机构平均有20个部门入驻,有的机构还纳入了社会事业类部门和中介服务机构。乡镇、园区的“服务员”和区县层面的服务大厅,为企业办理行政审批事项结起了一张“服务网”。

  理念之变:“换位子、换脑子”

  有人认为,审批流程再造还只是“物理反应’。真正要通过行政审批改革提高政府对企业的服务效能,还有赖于服务理念变化催生的“化学反应”。

  “一张嘴、一支笔、一个章”,行政审批权能够直接体现部门权力,有很高的“含金量”。改革甚至取消审批权,是政府职能部门一场静悄悄的自我革命。

  记者在奉贤采访了解到,行政审批改革也曾遭遇阻力。比如,行政审批权以前分散在各科室,现在都集中到行政许可科,其他科长们最初并不赞成。进驻“一门式”的服务大厅后,“签字权”主要落在了行政许可科科长手中,一些委办局的领导也有不同想法。有部门领导抱怨:“签字少了,做这个局长的感觉都快没有了。”

  对此,奉贤区加强对主要领导干部的培训,同时强化政府工作人员对市场经济的认知和学习,引导其站在全局角度、宏观层面看待部门职能。同时,向干部们明确“不换脑子,就换位子”。在制度设计上,各部门设立行政许可科后,由编办重新制定“三定”方案,对部门工作进行新的界定,并将审改工作纳入新的考核,针对行政审批的约谈、问责等制度也逐步建立。

  “开始时,有人担心此项工作难以深入。然而一年多来,非但没有半路夭折,反而初显成效,这进一步坚定了我们‘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决心。”奉贤区服务型政府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区监察局局长姚朝晖说。

  政府职能转变已逐步进入法制化轨道,有待进一步推进。上海市法制办主任刘华说,每一级政府的职责和职数配备、重大的行政决策应该走的程序等,都需要以法律形式明确下来。

  一些企业和基层干部对记者表示,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要深入推进必须加强顶层设计,从中央层面完善相关制度,自上而下推进。